海南農信社有效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,打造“三農”金融服務體系,金融扶貧“拔窮根” 點亮鄉村振興路

2019-08-30 10:46:13 來源:證券導報

  如果說,精準扶貧是為貧困地區、特別是貧困村振興奠定基礎,那么鄉村振興戰略實施,則是為貧困群眾穩定脫貧進而致富創造環境、增強造血功能。

 
  當前,貧困地區正處在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歷史交匯期。
 
  海南農信社一手抓脫貧攻堅,一手抓鄉村振興,編好麻花辮、打好組合拳,將金融資源往最需要的農村地區引,積極參與農村建設,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和幸福感。
 
  搬進了新家,村民精氣神足了
 
  “原來得擔水、背柴,住到新房子里打著煤氣就能做飯,連水、電都給我們安裝好了,政府出了好政策,我們有好福氣啊!”五指山市暢好鄉番道村村民陳明建說。
 
  五指山市暢好鄉番通村下轄番賽村、番慢村、番道村和番通村4個村小組,貧困戶23戶77人,陳明建便是其中之一。
 
  以前的他住在低矮破舊的老屋里,一家人僅靠割膠維持生計。靠著政府出的4.5萬元和幫扶責任單位的資金,陳明建一家在老屋旁建起了小洋房。
 
  如今,陳明建不僅住上了新家,還種橡膠和檳榔,發展百香果和養豬產業。閑暇之余,他還認領公益崗,當上了村里的水利員,每月能增加近千元的收入。“收入多了,負擔輕了,日子過得很有盼頭。”陳明建說。
 
  有了盼頭就有了積極性,陳明建把各項扶貧政策都打印出來,工工整整地貼在新屋的大門處,“有不懂的,就看政策。”陳明建說,趕上了好政策,過上了好日子,大家都格外珍惜。
 
  “安居才能樂業,住房安全既是‘兩不愁三保障’的重要內容之一,也是廣大群眾擺脫貧困、邁向小康的關鍵一步。”五指山農信社駐村第一書記呂俊杰說,扶貧干部們通過入戶走訪,確認他們的房子是否屬于危房,鼓勵他們利用危房改造指標,建造新房,確保住房安全。目前全村危房改造已全部建成并達到基本入住條件。
 
  2017年,“90后”的呂俊杰開始與這里結緣。從那時起,他便養成了一個習慣——每天都往村里跑,不僅做好政策宣傳,還順便看看誰家缺點什么,回頭向社里告知,多方想辦法幫助貧困戶解決實際困難。因為跑得勤,鄉里鄉親無不認識他,甚至村民養的狗看見他都不叫了。“剛來時,狗看見我都叫得特別兇,現在成了‘狗不理’。”呂俊杰自嘲道。
 
 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番通村,幫助村里的農戶銷售農產品,他開通番通村委會官方認證微博宣傳日常駐村工作落實情況。去年9月,呂俊杰考上了海南大學的研究生,就讀農村與區域發展專業。“希望能通過更科學的管理,來幫助村民們發展產業。”呂俊杰說。
 
  從番道村出發,一路向北,平展的柏油公路一直延伸到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營根鎮朝根村。
 
  這里則是另一番景象:一棟棟色彩繽紛的小洋樓依山而建,錯落有致,新房白墻上色彩斑斕,繪上了栩栩如生的壁畫,門前屋后鮮花綠植充滿生機,屋里氣、電、水齊全,幾乎每家每戶都裝上了電視電腦。雖是大山深處的,這個黎族居住村絲毫沒有落后之感,反而充滿了濃郁的黎族風情。
 
  然而,幾年前這里還是人畜混居、糞污橫流、臭氣熏天。
 
  近年來,朝根村通過危房改造、風貌管控與“五網”建設統籌推進,整村實現“升級換代”,這也有力改善了朝根村的人居環境。屋后的山林被劃出來用于養雞,生活垃圾有了統一回收的地方,村民參與人居環境整治意識的大步提升。“村里變干凈了,我們住起來才舒服。”有村民說。
 
  居住的環境變好了,人的精氣神也足了,發展致富也有了沖勁,去年該村人均年收入近萬元。
 
  “朝根村將開展垃圾分類試點工作,進一步優化人居環境。”海南農信社駐瓊中縣朝根村鄉村振興隊隊長白華說告訴記者。
 
  產業發展了,貧困戶腰包也鼓了
 
  夏末,番通村,近20畝的百香果產業種植基地一片生機勃勃,果樹枝上,小紅果掛滿枝頭,果樹下,配套種植的樹仔菜長勢喜人。
 
  “現在我們把土地租出去,不僅有土地收租費,我們還能通過種百香果和樹仔菜增加收入。”在基地務工的種植農戶說。
 
  “百香果和樹仔菜是當地的特色產業,種植百香果同時套種了樹仔菜,一個貧困戶發展兩個產業,實現戶戶有發展項目、項項有收入。”呂俊杰說,去年番通村人均年收入超6000元,23戶貧困戶均超過3755元的省定貧困標準線。
 
  然而,幾年前這里卻是這樣的:產業不成規模、缺龍頭企業,村集體經濟“空殼化”,村民們守著綠水青山卻過著窮日子。“那時的貧困戶們以割膠為生,零散種植一些瓜菜,收入并不穩定。”呂俊杰回憶。
 
  針對這一情況,五指山農信社經過充分調研和討論,提出了“村黨支部+貧困戶+農戶+合作社+信用社”的金融服務發展模式,不僅發動村民種植百香果和樹仔菜,還配套信貸支持,解決他們資金窘境。
 
  同時,五指山農信社將金融手段融入貧困戶產業發展鏈,深度參與產業規劃、種植養殖、加工銷售環節。“貧困戶只管種,不管銷售,不承擔市場風險和技術風險。不懂的,有人教,種出來了,有人收。”番通村村支部書記陳堅說。如此一來,小農經濟下的小、散、弱的產業風險便迎刃而解了,貧困戶發展產業也有了“底氣”。
 
  目前,番通村百香果種植產業出現出產銷兩旺的良好局面。
 
  在金融精準扶貧的支持下,“村黨支部+貧困戶+農戶+合作社+信用社”的模式,在五指山市很快得到了復制。五指山農信社先后支持了蜘蛛養殖、憂遁草種植、螞蟻雞養殖和茶葉加工等農業產業化扶貧項目,累計發放產業扶貧貸款19筆,金額1698.47萬元,累計帶動貧困戶1309戶,產業合作社累計實現分紅共計207萬元。
 
  與番通村相似的,還有一百公里外的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灣嶺鎮嶺門村。
 
  這里是海南農信社的定點扶貧村。
 
  去年,嶺門村37戶貧困戶獲得了56.2萬元扶貧小額信貸,用于發展生產脫貧。有了信貸支持,村里還成立了養豬農民專業合作社,村集體和貧困戶都占股份,貧困戶參與勞動,不僅有工資,年底還能分紅。
 
  “海南農信社堅持‘輸血’與‘造血’相結合,引導金融‘活水’流向最需要的農村。”海南農信社相關負責人說。作為“草根金融”的典型,海南農信社擁有一大批懂金融、熟農情、知市場的“小鵝”(即小額信貸技術員),并將其作為農信扶貧的重要特點。“小鵝”挨家挨戶為農戶辦理貸款,將“給農戶放款、教農民技術、促農民增收、保農民還款”落實到家家戶戶,對符合條件的貧困戶做到應貸盡貸。
 
  正是有了金融信貸的精準“滴灌”,嶺門村去年村集體收入達6.36萬元,人均收入9450元,實現整村脫貧出列。
 
  適應“三農”需求,金融服務跟上了
 
  眼下,海南農信社“造血式”的金融扶貧模式“貸”動鄉村產業“旺”了起來。昔日的土特產搖身一變成為村民致富的“香饃饃”,貧困戶眼前的“綠水青山”成了脫貧致富的“金山銀山”。
 
  數據顯示,2015年以來,省農信社累計發放扶貧小額信貸9.89億元,4.05萬戶,余額5.68億元。截至6月末,發放產業扶貧貸款33戶,金額3.04億元,帶動1050戶貧困戶增產增收。
 
  從產業發展到村容村貌建設,再到鄉村人才培育,海南農信社在提升金融服務鄉村的實踐中,有一條脈絡分外清晰——金融服務始終跟隨著廣大農村和農民發展和生活中最迫切、最根本的需求。
 
  農村人口居住分散,金融設施不完善,如何打通農村金融服務的地域瓶頸?
 
  海南農信社將147個原貧困村便民服務點升級為金融服務站,實現全省行政村布放農信社便民服務點全覆蓋,極大滿足了廣大貧困戶日常生產、生活及消費等金融需求,實現了“機到村、卡到戶、錢到賬”的村級金融服務目標,打通“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”。
 
  農戶文化水平比較低,金融知識更是薄弱,如何破解農村金融知識普及的難題?
 
  聚焦農民增收,大力推廣“一小通”小貸支農模式,海南農信社創新推出了“順貸”“福貸“社寶貸”等系列特色惠農產品。同時,通過為農戶建立個人信用檔案,推動農村信用體系建設不斷提檔升級,助力構建良好農村金融“微生態”,營造適宜“三農”發展的金融生態系統。
 
  通過“小鵝”上門宣傳、扶貧夜校講解及市縣行社主題宣傳活動等方式,海南農信社還建立起覆蓋全省貧困村的金融知識傳播體系。
 
  金融精準“滴灌”農村產業發展,信貸“活水”如何漫灌農村環境建設?
 
  據悉,海南農信社還主動做好“信貸補短”工作,助力補齊貧困地區基礎設施短板,積極支持貧困地區水利交通、義務教育、基本醫療、異地搬遷、危房改造等對民生經濟拉動效應明顯的項目建設。(記者 洪佳佳)
 

相關熱詞TAG:
时时彩模拟软件